• 當前位置:首頁 >> 資料中心 >> 時政要聞 >> 正文
    中國抗疫路線圖由萬千普通人拼就——對話《查醫生援鄂日記》作者查瓊芳

      67個日夜、67篇日記、10萬余字。

      從除夕到3月31日,在武漢的抗疫一線,上海首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員、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呼吸科醫生查瓊芳寫成了目前出版最完整的抗疫日記。

      在《日記》之外,查瓊芳還有什么沒有表達的?這場非同尋常的經歷,如今又給她帶來了怎樣的新觸動?記者趁著查瓊芳門診日的午間片刻休息,與她展開了一場對話。

      記者:是什么支撐著您開始動筆要寫日記?

      查瓊芳:說實話,我一開始是把日記當作工作匯報在寫。作為支援武漢的第一批上海醫療隊員,也是國內較早抵漢的外地醫生,不得不說我們面臨很多困難。第一個就是思想上的困難:病毒的傳播途徑是什么,無人知曉;我們也缺少實際治療經驗,這種對病毒本身的恐懼和工作的壓力需要及時得到紓解;第二個困難是后勤保障,我只帶了一個行李箱,裝著換洗衣物、少量防護物資和醫院的2個急救包,但這場仗要打多久、后續資源能否跟上,大家也挺擔心;第三個就是院感問題,這支136人的隊伍里但凡有一人出了問題,造成的后果不堪設想。

      其實細心的讀者也會發現,從約第10天開始,我把寫在正文中的時間、天氣等信息寫到了最開頭,“工作匯報”漸漸成了“日記”。

      記者:您在《日記》中似乎經常提到周新主任和鄭軍華隊長,這兩位來自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師長給了您怎樣特別的觸動?

      查瓊芳:我們在武漢工作期間,其實除了一個班次的小組戰友們,和其他隊員們沒有太多相見的機會。但鄭軍華院長和周新主任頻繁出現。我記得特別清楚,在機場時鄭院長就對我們說過一句話,“可能在許多報道中,你們是英雄,但現在不是沾沾自喜的時候,冷靜下來才能做好工作。”這盆“冷水”把許多人都澆清醒了,但他也說過很暖心的話,“防護物資不到位,我們的醫療隊就不進病房。”

      幾乎每個班頭,周主任都在做著統籌指導,原本大多由麻醉科醫師承擔的氣管鏡引導下插管工作,我也在他的帶領下學會了。每一天不同卻似乎又相同的工作中,也正是有身邊這些如今想起來的確可以被稱為“英雄”的師長,才支撐我們做得更好。

      記者:除了他們,另一個您經常觀察的群體是“90后”。

      查瓊芳:就以仁濟醫院為例,我們前后共派出172名醫護人員,有60名都是“90后”。我給他們的評價就是“有擔當、敢拼搏、善于學習”。和我同在第一批醫療隊的仁濟南院男護士傅佳順是1992年出生的小伙子,也是南院急診團支部書記。到達武漢的第一天,他就“中暑式”地全副武裝上了9小時班,沒有一句怨言。

      2月18日,在武漢的我們收到了黃浦區一名小朋友用壓歲錢請父母一同購置的8套防護服和游泳眼鏡,他還寫了一封信,說隊員們“一個都不能少”。我當時真的特別感動。無論時代如何變化,救死扶傷的滿足感都是物質無法替代的。

      記者:如今回到日常工作中,您的“作家”身份有沒有給您帶來什么新變化?

      查瓊芳:這一次疫情,其實并沒有把我們的生活變成黑白色,哪怕在武漢,在最嚴峻的時刻,也都有溫情和愛。或許在信息爆炸的時代,許多人會只選擇自己想看見的內容。但醫護人員、警察、社區工作人員、志愿者司機、快遞員……正是許許多多普通人的日常,一點一滴拼出了中國阻擊新冠疫情的路線圖。

      有天早上門診時,有患者認出了我,把我當作“背景板”自拍了一張照片。如果有患者也曾看過《日記》,我很感謝,也希望自己能真正為他們帶來一些來自武漢最真實的故事。不過,我是一個非常普通的醫生,或許這本《日記》在我的生活中激起了一些漣漪,但我也會很快再次回歸普通的日常生活。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黃楊子  
    [關閉窗口]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